青梅煮酒论谁矮

我帅

十里红妆.壹 文/Molinss

晚课无聊,同桌命题我来写。她写的梗是:奈何十里红妆,敌不过他举世无双。很耳熟的一句话,没怎么想就写了下面的文。文笔不好,脑洞大开,请谅解。对,打字太麻烦了先打一部分剩下以后补上。
“公主,丞相说,他不娶。”旁边的侍女立在一旁。软榻上的女子停下手里的针线,大红的嫁衣绣了一半的鸳鸯。
“为何?”女子开口问道。
“丞相说,已经寻到当初救下她的那个姑娘。”
手中的银针刺破指尖渗出血珠,过了许久,似是觉得痛了才了然刚才的话不是梦中。
“本宫要出宫。”
丞相府。
“微臣有失远迎,公主…”
“免礼。”
“谢公主。”礼节一丝不差,举止中满是疏离。
“听说丞相的救命恩人被找到了?确定就是了?”
“不劳公主挂念。”
“我去见见。”语气里有些着急,还有着慌乱。
“她身体抱恙。”
“…”红衣女子阖眸掩盖眸中些许落寞,抬头望向柳丞相,语气里带着傲慢轻浮,“本宫去见。”
“是。”
房里榻上躺着的女子容貌尽毁,双眼被残忍挖去,手筋脚筋尽数挑断。听见有人靠近她不安的动了动,丞相柳归南轻轻的唤了句:“挽儿。”听见这话那女子的便不乱动了,静静躺在床上。那模样简直像待夫归的妻子。
“这模样倒也能配得上你。”红衣女子为难道。
“这是微臣的福气。”
半月前,柳归南在郊外施粥时遇刺,危急时有位女子出手相救。柳归南发出布告希望能找到这位女子,愿许诺女子一个要求来报救命之恩,府里这两日来了个毁容又残废的女子自称自己是当日救下丞相的女子,这位女子的要求是与归南结为夫妻,柳归南终身不能纳妾,她死后柳归南也不能续弦。条件这般可笑,他却答应了,为此还拒绝了皇上将她许给柳归南的好意。箫婧萱冷笑,她不怕那榻上的女子听见什么,也不怕柳归南怎么想。她知那女子不仅双眼被挖去,舌头也被拔掉了,只能听不能说。
为何知晓?因为挽儿是她的侍女,因为动手剜眼的人是她自己啊。
榻上的女子听见箫婧萱的声音仿佛受到了惊吓,面目扭曲。许是手脚筋被挑断的缘故,在床上不停扭动,嘴里还呜啦发出含糊不清的声音。
“公主,挽儿需要静养,请回吧。”逐客令下的毫不留情。公主的地位在柳归南的眼里竟不如一个容貌尽毁手脚残废没有来头的女子。
出了丞相府时,天色阴沉,豆大的雨珠落下打在婧萱的脸上,不偏不倚,看上去好像她落了泪。
“奴婢不甘心,公主为了丞相做了那么多,却便宜了挽儿那个贱人。”站在一旁的婢女默儿说。
“此处不宜多说,回宫。”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