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梅煮酒论谁矮

我帅

再也没有我 文/Molinss


Part.1
“凉凉,
“让我再好好看看你。”
狭窄的医院走廊弥漫着消毒水的味道,一来一过的脚步声都敲击地板上,发出不安的踢踏声。
躺在移动病床上的男子穿着深V领的病号服这么安然的看着站在旁边的女孩,眼睛一眨不眨,好像要深深的把她印在自己的瞳孔上。
“3705号病人请进准备室进行麻醉。”医院二楼的广播响起。护士毫不怜惜的结束了无声的对视。
Part.2
“这一次采取的是局部麻醉,为了确保这次开颅手术的成功,病人你需要在收拾的时候不停用脑思考这样才能确保手术的精确。”医生在手术前还在啰哩啰嗦的强调自己已经听了上千遍的注意事项。
“好,我都知道。”男子微调嘴角好告诉医生自己乖巧听话有礼貌,省得一不手下留情让自己不明不白的没了。
真的算啰嗦吗?他心里其实明白,脑瘤长在视网膜后,海马神经元附近,只要有一个不小心自己眼睛不用要了人也不用要了。
所以在手术之前才那么想要记住她。
Part.3
手术室门上红灯亮了。
临被束缚在手术椅上。
“病人您是否需要护士陪您交谈来保持清醒?”
临没有被麻醉的手晃了晃示意不用。
他想自己一个人想一想。他和凉凉。
如果没有发生过那件事情的话,手术成功之后,他和她就该一起出国留学,成为别人羡慕的神仙伴侣。
真可惜,发生了那样子的事情,他们再也不可能了。
Part.4
十六岁他年少轻狂自不量力,没有驾照就开着他爸的车到郊外狂飙,真是够刺激,够刺激啊,谁知道一转弯就能撞到人?
没有人看见这一幕,那个时候郊区也没有摄像头。还没长大的孩子能怎么办?对,他跑了,车轮胎上还有着血,驾车逃逸。
对,然后后面就和所有狗血剧一样,那个死了的男人就是和他相恋五年的凉凉她爸。
真是报应。
十年过去都没人查出来,本以为这件事情直到死也没人知道,可是那个男人的遗像就摆在凉凉家的客厅里。
这一次,他没选择逃避,他都说了。看着凉凉和她妈妈不可置信的眼神,他笑了笑没说话,离开了她家。
为什么没有逃避呢?因为真的会活不久了吧。报应,让自己脑袋里长了一个瘤。都离死不远了把秘密说出来也不错。
清冷的街道,围着路灯打转的蛾。他不知道该做什么,于是他点了一颗烟。红点忽明忽灭,就像车尾灯一样。
不知怎么身边一片嘈杂,耳朵像是灌了水,听不清声音。模模糊糊听见眼睛这个词。眼睛?我的眼睛怎么了?身体好沉重,像是落到了深渊。会不会死掉?他想。或许死了也不错。
Part.5
手术非常成功,他只需要留院观察一个月就可以出院了。
身边没有她,既是会猜想到这样,他心里还是有点失落。
手术之前,是自己求着她来的。
父亲叫他好好养病,然后送他出国专心念MBA,回来了好把公司交给他接管。
临说。好。
Part.6
两年后,他带着成功回来,去医院送锦旗表示感谢。角落里有俩小护士对他指指点点。
“那个就是啊!当时那个女生疯了似的闯进手术室就是把眼角膜给他啊。”
“那女生也真够大胆的,说把眼角膜捐了就捐了。”
“应该是她男朋友吧,她还真是爱她男朋友呢。怎么没看见那女生呢?不会是被她男朋友甩了吧?真可怜。”
“可能吧,谁会再喜欢一个瞎子呢?”
眼睛…他好像想到了什么…
为什么没有人告诉他这件事,他不想再追究了。
Part.7
医生说他眼角膜脱落会失明。她听见的时候吓呆了,心里想他一定不能有事,因为他的路还要走很长很长。
当她像疯子一样闯进手术室的时候,她终于明了她的心意,不管之前如何,她还是想给他好。匆忙的麻醉,手术,然后看不见。她这只算小手术,比临醒得快。
面对他父亲的时候,她没什么好犹豫的,因为她无法根据对面人的表情来推测他此刻的想法。但是他父亲深深愧疚的语气还是让她心里一颤,即使她看不见对面人表情她还是能听出他的意思的。
“给我五百万,送我到B市生活。”这是她开除的条件。
对面的人没有反驳。
生活还在继续,坐公交车,散步,她和平常人也没什么区别,甚至比别人更加轻松。只不过…
只不过她看不见沿途的风景而已。
没了她,他应该活的更风光吧。
Part.8
打探出她的住址,摸索出她的生活规律,了然她的行车路线。
似是凑巧的和她坐上了同一班公交车。他站在她旁边。她好像看着窗外在浏览风景,墨镜遮住了她的眼睛,镜片后什么都看不见。
到站了,她起身打开盲杖,要下车。身边挤过来一个人挎住她的胳膊,耳边响起了许久不曾听到的声音,那样熟悉。
“这次,别再想一个人溜走。”

再也没有我.
因为时间把我变成了我们.
-------------Happy End.------------
第一次写这种短篇求不喷.

评论

热度(1)